欢迎来到芜湖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!

他山之石

特克斯的阳光
来源:亚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04    浏览次数:644

那时,新疆特克斯河在月夜里泛着白光。我知道,在这寂静的夜晚,尘封的往事总会浮起……这月光浸润的河床,每一粒石子都拥有自己的神话。它们在时光深处,在寂静统领的旷野,以自己的光亮淘洗灵魂。

所以我更愿意记住这些。并且,也可以看见雪峰,云杉和塔松,以及岩石上绽放的白色雪莲花——告诉你吧,它们是大山的主人,是苍穹下圣洁的守望者。

可我依旧关心的是,那些雪,那些澄澈的阳光所拥有的明净。我知道,当人类陷入绝望,唯有这清纯之物可以为我们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特克斯的魅力也在于,它的独特,它的神奇,以及它所拥有的文化元素。站在茫茫特克斯大草原,一直朝前追溯,我们会发现,中西文化不断碰撞、交融——它们在这里忽然隆起,成为一种旷世奇观。在这里,草原文化与汉文化相互滋养,和谐共处,便成就了今天这座边城厚重的文化底蕴。

特克斯的历史文化底蕴足够强大,它所形成的磁场呈现出独有的光亮。幽深,奇诡,神秘,仿佛巨大的迷宫,我只能心存敬畏。

那么,这也就是我喜爱特克斯的另一个理由了。从高空俯瞰,群山逶迤,河流在蜿蜒中构筑它的乐园。而这时,一张巨大的八卦图在大地上铺展……一道道射线伸向四面八方,仿佛太阳的光谱,那色调具有恒久的魅力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其实,我更加看重的是,精神层面的光谱:比如,红色代表喜悦,是一种向上的力量;黄色代表高贵,他让我们拥有美德;白色代表纯洁,是灵魂获得澄澈的重要元素;蓝色是一面小旗,不经意间引领我们抵达明媚……而紫色,就像淡淡的忧伤,在无眠的夜晚,使内心得以过滤和淘洗。

为此我抵近山林,在溪流的两岸,目睹花开花落,岁月沧桑——那岩石之上,沉积的苔藓是梦的涟漪,宁静而苍凉,并在时间印证下发出微光。也即是一种守望,他们在生命的册页上驻足,悄然无声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八卦城若神秘的圣地,天风劲吹,来自文化的根脉把它的全部蕴涵置于其中。并且,也开启了西域之门,朝向东方呈现它的神圣。

我被一种幻觉裹挟着,云雾缭绕处,那低飞的苍鹭把目光投入山林。抑或在另一片水域,我用守望祈福,如一个虔诚的圣徒,愿万物都得以安宁。

——那是人类的福音啊!没有喧嚣,唯晨风暮岚,鸟语花香。而溪水潺潺的河谷,牧民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……这宁静中,我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。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五

那么,我也在空阔中打开自己。拂去尘世之累,置身于山水间,尽情安享大自然的恩赐。这显然也是一个自我减压的良策。当我们久居城中,匆匆而无奈,繁忙的工作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这时候,走进山谷,走进一片清幽的芳草地,便有羁鸟归林的舒缓与喜悦。是啊!我们生活在匆匆脚步中,惶惑间,仿佛丢失钥匙的孩子,茫然不知所终。

但时光也赋予了纯朴与绵厚……在阔克苏峡谷,北山羊正安静地吃草,有时,它也抬头张望——那是风摇动的树影,婆娑中的飒飒声,皆是草原之韵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大地清亮的背影隆起,又在夕阳中融入山谷。远处,湖水澄澈,那碧蓝中泛起的白光,似跳动的蓝色火焰,斑驳陆离,如梦如幻——顷刻间,便在寂静的晚霞里落下帷幕。我知道,它们都回到了梦中。

小马驹奔跑着,朝向松林,又忽而折回头来寻找自己的母亲。炊烟已经升起来了,毡房前,烤馕的老阿妈神情淡然,仿佛岁月只是她回忆的缘由。茶炊里的水沸腾了,那一碗碗喷香的奶茶,就是草原朴素而诗意的生活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我也是草原的孩子。多少扑朔迷离的夜晚,我拥衾而坐,思绪中尽是草原的场景。黑斑鸠在草窠里示爱,有时,它们发出的啁啾声比月光更妩媚。而不远处,是旱獭出没的地方:在酥油草丛中,那一只只眼贼亮亮的,仿佛草叶上的露珠,在月光下泛着绿光。可是我的记忆并不完整,因为草原的盛宴从未呈现它的真容……

即便如此,我已经领略了它的博大与神秘。那些岩画和石人,那古墓,那鹿石,那湮于时间深处的幢幢人影,都在风中轻轻诉说。正因为此,我常行走于草原,也在她辽阔的怀抱中获得灵魂的惬意与满足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我把目光拉近,回到特克斯河畔,回到八卦城,仿佛回到了美丽的画屏中。我习惯于这座草原小城的宁静,以及它一体多元文化的脉络。是的,不同语言相互碰撞、交流、融合,形成了它的独特性,也把温暖带给我,徜徉其间,便有了热爱的理由。

所以,我愿意在正午的阳光下,漫步花间草海,漫步白桦林轻轻的歌唱里。而山坡上,牛羊安静地吃草,抑或散卧在辽阔中……那一瞬,我感觉整个草原都是我的,而我,也是茫茫草原上一粒微不足道的浮尘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就注定了,在特克斯大草原,澄明的阳光已经在我体内奔涌,并沿着血脉,成为照亮我生命航程的灯塔。

我无法忘记他们,那山山水水,一草一木,甚至每一块石头,灶膛里牛粪饼燃烧的独特气味……都已经融入其中,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情结;还有那百灵鸟婉转的歌唱,松涛播撒的蓝色音符,都在空阔的山谷轻轻回荡。

草原以她的辽阔启迪心灵,也用无尽的时光赢得美誉。

或者迎着风,在草原深处放歌,让奔涌的激情尽情绽放……(人民日报)